第01版:封面
   第02版:淮安·民生
   第03版:淮安·民生
   第04版:广 告
   第05版:淮安·论语
   第06版:淮安·生活大参考
   第07版:热线·杨涛工作室
   第08版:法眼·卢化福工作室
   第09版:淮安电信
   第10版:社区·江安工作室
   第11版:淮安·视点
   第12版:晚报连载
   第13版:广 告
   第14版:特别关注
   第15版:消 费
   第16版:广 告
   第17版:球胜特刊
   第18版:球胜特刊
   第19版:球胜特刊
   第20版:球胜特刊
   第21版:球胜特刊
   第22版:华泰证券
   第23版:广 告
   第24版:家居
   第25版:汽车
   第26版:消费
   第27版:财 经
   第28版:汽车
   第29版:汽车
   第30版:投资理财
   第31版:健康·医疗
   第32版:汽车
   第33版:中国·热点
   第34版:环球·热点
   第35版:淮安消防
   第36版:环球·万象
 
第14版: 特别关注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目录
周总理与苏北灌溉总渠
安琪纽特登陆淮安
——以营养的方式解决健康问题!
我满意,我签约
 
1
1 1 2010年6月25日 1 1    目录导航 1
 上一期  
1
1 放大 1 缩小 1 默认
 下一篇  
 
周总理与苏北灌溉总渠

  周恩来1898年3月5日诞生在苏北淮安。他曾经深情地说过:“生于斯,长于斯,渐习为淮人;耳所闻,目所见,亦无非淮事。”身为“淮人”的周恩来可谓是“深谙淮事”。

  建国初期,淮安地处淮、沂、沭、泗诸水系下游,承泄豫、皖、鲁三省21万平方公里面积的来水,史称“洪水走廊”。 大旱之年,河道断流,沟湖干涸,土地龟裂,颗粒无收。大雨大灾,小雨小灾,无雨旱灾,人民群众苦不堪言。从1368年至1948年的580年间,共发生大水灾350多次,大旱灾86次。

  成为新中国总理的周恩来,亲自过问治理的第一条大河便是“淮河”。 1949年秋,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电告中共苏北区党委和苏北行政公署:我们党“对在革命战争中作出重大贡献的苏北人民所遭受的水灾苦难,负有拯救的严重责任”,要求“全力组织人民生产自救,以工代赈,兴修水利,以消除历史上遗留的祸患”。1950年淮河水灾严重,毛泽东主席当即指示:“从长期的远大的利益着眼,根本地解决淮河问题。”8月17日,中央指出:“如不认真治水根治水害,政权就无法巩固”,体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党中央对治理淮河洪水高度重视。  8月25日至9月11日,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北京主持召开治淮会议,对淮河水情、治淮方针及1951年工程作了研究。这次会议上周总理亲自为治淮制定了“蓄泄兼筹”的方针,作了具体部署。9月,水利部召开第一次治淮会议后,国家水利部、华东水利部和淮河水利工程总局组织入海水道查勘团一行40多人赴苏北实地沿河查勘。

  1951年春,中央水利部部长傅作义、副部长李葆华带了苏联专家布可夫,由中共安徽省委书记、淮委副主任曾希圣陪同,沿着淮河,进行了实地勘查。进入苏北后,苏北行署主任惠浴宇带领熊梯云、王元颐陪同考察。苏北落后、贫穷,消息闭塞,淮河两岸又是淮海战役的战场,有些农舍的墙壁上,战争年代的宣传标语还在那里:“打到北京去,活捉傅作义!”陪同人员也没注意。傅作义部长要访贫问苦,一头钻进农舍去和农民聊天,布可夫站在门外,指着标语批评说,“你们对傅部长太不尊重,明明知道傅部长要来,为什么还留着这个?”惠浴宇这才发现出了毛病,立刻叫来行署的公安局长,派他沿淮河沿线检查,把此类的宣传标语一律刷掉。傅部长巡视完毕,召开了治淮委员会议,回京去了。布可夫留下和王元颐、陈志定一起搞江苏的首期治淮方案。1951年4月,淮委工程部提出了《关于治淮方略的初步报告》,这是治淮的第一个总体规划文件,其中中下游的整治方案,就是布可夫和各地专家一起研究制定的。

  治淮方略形成后,刘宠光、汪胡桢带着方略应召赴京,由李葆华副部长带往中南海西花厅,向周总理作了详细汇报。

  根据布可夫和王元颐的建议,苏北行署选准修建苏北灌溉总渠为苏北治淮第一仗。方案经过淮委的审查,报华东水利部。淮委主任曾山同志在蚌埠听取了汇报,召集会议研究。华东水利部几位副部长刘宠光、汪胡桢多次到苏北来考察。

  不久,周恩来总理召集政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听取治理淮河工作的汇报。苏北行署主任惠浴宇带领熊梯云、王元颐和淮委秘书长吴觉一起参加了会议。周总理对许多工程的细部问题都详加询问,吴觉、熊梯云和王元颐等同志一一回答,周总理一字一句作了记录。当时正值志愿军入朝作战初期,中央财政和物资的紧张可想而知。有的副总理、有的部门负责人表示事情是应该办的,但是就目前中央提供的实际支持的能力看,规模是不是太大了?尤其是蓄水问题,本来上游就有想法,按当时的国力,能解决防灾抗洪解脱人民痛苦就勉为其难了,解决蓄水,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水利事业了,能不能以后有条件了再搞?搞这样的工程,用的钱都能铺到香港了。上游有的省的同志也说:我们那儿除涝还忙不过来,你们倒要花钱搞灌溉了?周总理把茶杯往茶几上猛一顿,严厉批评那位同志说:你的老毛病不改,为什么不好好听听,先分什么你们我们?中央水利部部长傅作义、副部长李葆华都是积极支持这项工程的,我们当然体谅中央的困难,但作为具体实施者又希望能将工程的效益发挥得更好一点。我也不说别的,只说我们苏北是下游,面对大海,淮、沂、沭、泗四大害河,均要出海,我们有义务敞开大门,让兄弟省泄洪,我们一定办到,具体泄多少,按中央指示办。会议上形成了两种意见,一时争执不下。周总理听取了大家的意见,最后拍板说:“苏北人民在战争期间,响应党的号召,上去那么多人,流了那么多血,出了那么多烈士,洪水给你放下海,它够资格蓄一点水嘛!我们应该支援他们……河南上游,以蓄为主;安徽中游,泄蓄兼施;江苏下游,以泄为主,蓄为辅……苏北五大工程,提得有气魄,我都同意。要保证800流量,废除归海坝。什么叫归海坝?水大了马上放水淹人就是了,我们党领导的新中国,这样下去怎么行?”他指示说,“今天晚上就批准灌溉总渠,你们要像搞新沂河那样搞好这条河。”周总理当即批给大米1亿斤,支持灌溉总渠的兴建。

  1951年11月2日苏北灌溉总渠全面开工。战幕拉开,来自淮阴、盐城、南通、扬州等专区数十个县的民工,昂首阔步,开进工地。一时之间,在西到洪泽湖畔东至黄海之滨,全长168公里的工地上,红旗招展,一片欢腾。在群情振奋的誓师大会上,在雪片般的倡议书、挑战书、决心书上,民工们喊出了五十年代的最强音:“我们如今翻了身,也要让淮河翻个身!”、“长城是人修的,总渠是人挑的!”。先后参战的民工共有119万,他们在常人难以料想的困难境地,奋战80多个晴天,硬是用手挖肩挑车推,完成了整个工程7000多万立方米土方任务。1952年5月和10月,三批世界各国的友人来灌溉总渠参观,他们听了介绍,激动地说:“《圣经》上说要修一条通往天堂之路,靠精神力量没有修起来,如今中国人民靠自己的双手正在修一条天堂之路。”从此在中原和苏北大地上横行肆虐了700余年的淮河洪水,有了自己的入海通道。

  50多年过去了,周恩来总理力主开挖的苏北灌溉总渠经历了淮河流域多次大水的严峻考验,为淮河安全和苏北经济发展发挥了重大工程效益,在人类抗击自然灾害的史册上,当之无愧地竖立起又一座巍峨的丰碑。

  

  (郭家宁 马新文)

1 关于我们 1 广告服务 1 招聘信息 1 友情链接 1 站点地图 1 版权声明 1 动态信息 1 联系我们
2007-2010 HYNEWS.NET All Right Reserved
淮安日报社 淮安新闻网 版权所有